成千上万套毕业生被褥去了哪里?www.4136.com:

作者: 冶金矿产  发布:2019-10-22

随着毕业季的到来,各大高校的跳蚤市场又活跃起来,毕业生将不能带走的东西低价出售,在学校内部形成了相对一个巨大的二手交易市场。许多社会人员趁机进入学校内部,选购便宜的二手物品,其中拥有最大购买力的则是一些废品回收站。这些废品回收站通过官方途径获得学校二手市场经营权,占据有利地形收购一些旧书、饮料瓶、旧衣服或者旧被褥等,而某些大学生想要在毕业季收购部分废品补贴生活,却遭到了这些回收站人员的多般阻挠。

www.4136.com 1 刘女士和丈夫准备将被褥卸到店里。www.4136.com 2 烟台大学10号楼一男生正在往堆放被褥的洗衣房送被褥。www.4136.com 3 某学校内一处回收被褥点。

2013年6月20日晚,在苏北某高校的校园里,上演了这样一幕场景,在某宿舍楼下,两名在校大学生在大四宿舍收购了一床二手被褥(共计20元),在离开宿舍楼时被回收站人员挡下,两者发生争执。在争执中回收站人员透漏,他们向学校保卫处缴纳了现金6000元,取得了相应几栋楼的废品收购权,学生在他们负责的楼区收购被褥不合理。回收站人员不顾学生反对,强行将被褥夺下,并强行检查学生手中所拿文件(事后证明是一篇演讲稿),并打电话叫来五名赤膊纹身的社会青年向学生施压,最终学生迫于无奈妥协,以原价20元将被褥转卖给回收站人员,结束了这场长达半个多小时的纠纷。而这种场景当晚在学校已经是第二次发生,在另外一栋楼下,一校外妇女挑唆“是男人去某某地解决啊”,外校社会份子叫嚣学生不要去某某地,否则一定会让其好看,并推搡学生,到场的校治安保卫人员非但没有帮助学生,反而应援废品回收人员,一起向学生施压。混乱中,有学生报警,110民警到达现场调节,而校保卫处负责人一直没有出现。事后有同学表示,“都是棉被惹的祸”。

每逢大学毕业季,毕业生们在开始新生活的同时,伴随他们4年的很多物品也该扔的扔,该处理的处理了。不少商家盯上商机,回收被褥、床垫,甚至连大学老师也插手进来,在大学生毕业经济中“分杯羹”。

不否认,废品回收站较学生的购买力更强,处理废品的能力也不是在校大学生可以相比的,但他们在为学校的做贡献的同时,能否以相对温和的形式对待与其竞争、相对处于弱势的学生?学校是否应该让纹身赤膊的社会份子进入学校?校保卫处应该如何保卫自己的学生?学校又是否真的像废品回收人员所说的“收了我们钱了”?学校殷该如何给学生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这些问题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每年回收的成千上万套被褥流向哪儿了?用于做什么?被褥会不会被重新加工卖给学生?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一到毕业季,被褥回收正“疯狂”

学生刚毕业,商家盯上被褥商机

6月21日是烟台大学文经学院大四学生开始离校的第一天,犹如四年前他们刚踏进校园的第一天一样,宿舍楼下又“热闹”起来。如今要踏上新的征程,他们要打包好行李,带不走的被褥等物品也要处理掉。

早有商家盯着这一商机,早上6点多,不少商家就来到烟台大学文经学院毕业生宿舍楼下,占据有利位置,好多收些被褥。

“一早就来了,每年就是这么两天。”在烟台大学文经学院3号楼下回收被褥的刘女士说,这两天她和丈夫都会在这里忙活。说着就有多位女同学抱着被褥来询问价钱。

刘女士收购被褥的地点就在3号楼门口右侧不远的位置,学生一出宿舍楼门就能看到他们的收购点,上午10点,他们已经收购了不少。“收的被子先放到地上,下午就开车过来拉。”刘女士的丈夫说。

记者注意到,紧挨着刘女士的旁边停着另一家收购被褥的卡车,被子放满了车斗,车窗上贴着广告“二楼超市收购被褥”。在3号楼的门口还有另一个收购点,打着“高价回收被褥”的牌子,几名年轻小伙子坐在被褥上,不断朝过往的学生招呼,询问卖不卖被褥。

为了收到更多的被褥,除吆喝外,商家还提供免费搬运服务,确定学生要卖被褥之后,商家可以到宿舍免费搬运。

在3号楼仅有千余毕业生的宿舍楼,就有3家商家在回收被褥。

  为了多收点,商贩之间拼价格

在文经学院,多个商家在比服务的同时也在“拼”价格。“刚才对面的一商家还找到我,嫌我收购的价格有些高,把学生都吸引过来了,让我们把价格再压低一点。”刘女士的丈夫说,考虑到在这里还没有“站稳脚跟”,一套被褥的价格又压低了5块钱。

据了解,一套被褥包括一床厚被子,一床薄被子,一床褥子,还有一床床垫。刘女士给出的价格是:25块钱一套,单独卖就是5块钱一件,厚被子10块钱。

另一回收点的价格是20元一套,看到记者要去别的摊点询问价钱,商家接着说:“如果别的摊点比我们卖得高,我们可以考虑再加点钱。”

刘女士的丈夫介绍说,今年的被褥价格相对较高,为了多收点被褥,加上近期棉花涨价,一床被褥的价格涨到了5元,往年每床被褥的价格只有两三元。

从烟台大学物理系毕业两年的小曾介绍说,他们毕业的时候,舍友的被子基本都在学校卖了。“当时还看质量,女生的被子比较干净,可能卖四五块钱一床,男生的被褥比较脏,只给两三块钱一床,有的太脏的人家都不收。”

小曾毕业时在烟台找了工作,留了一床薄被一床褥子,床垫和厚被子都卖了,只卖了5块钱。

记者了解到,今年商家买被子基本不太看是不是干净,只看厚薄,厚被子能卖到10块,薄被子和褥子、床垫都是5块钱。

学校职工也来分杯羹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被褥回收的生意中分杯羹,在烟台一高校回收被褥的收购商坦言,要想收购被褥还得要有一些“关系”。

在烟台另一所高校的校园里,少了商家抢购学生被褥的场面,有专人收购被褥。

记者了解到,往年大卡车直接开到宿舍楼下,今年学校社区服务中心安排了专门的人回收被褥,不允许商家摆摊收购。

在该校10号宿舍楼记者看到,大厅里摆了两张桌子,桌子上摆着高价回收被褥的广告,桌子旁边放着一堆被褥,一名大四学生坐在桌前招呼着要卖被褥的学生。

该同学介绍说,他是大四的毕业生,被子不是他收的,他只是在这里给宿舍楼的楼长帮忙回收。“还没有说工资是多少,前两天楼道贴了招聘广告,我就来了。”

与文经学院被褥的价格相比,这边的价格稍低,一套被褥20元。“不过还得看被子质量,脏的就少给点钱。”该同学说。

在10号宿舍楼的洗衣房里,已经收购的被褥在地上摆了一大堆,床垫、被褥、床单杂乱地堆放着。

“被褥不是我们自己收的,是学校社区服务管理中心安排的。”10号宿舍楼的楼长介绍说。

随后记者来到该校社区服务管理中心,据工作人员介绍,回收被褥是学校职工的个人行为,不过经过了学校社区服务中心的批准。往年回收被褥是外来商家,今年学校职工提议职工自己回收,学校考虑后同意了。

多半毕业生的被褥都卖了

诸多商家之所以盯上毕业生的被褥,还提供上门服务,足以看出毕业生背后的一个大市场。每年又有多少毕业生卖掉自己的被褥呢?

“被子盖了四年了,邮回去得花好几十块钱,家里又不缺被子,干脆卖了。”文经学院女生小李说,她家是湖南的,如果带回去很麻烦,她的一套被子一共卖了25块钱。

在文经学院一女生宿舍4楼,记者逐个宿舍询问出售被褥情况,近一半的女同学把被褥卖给了被褥回收商。

相比女生而言,男生卖被褥的更多。“主要是盖了四年太脏了,以后再买新的。”这成了男生卖被褥的主要原因。

在10号宿舍楼3楼,化学院的一位毕业生告诉记者,他们宿舍共6人,其中5位舍友想要卖褥子。在记者走访的28个宿舍的160多位男生中,107位男生要想卖掉被褥。

记者了解到,今年烟大的毕业生有6000余人,文经学院也有3000余人,而在山东工商学院(微博)(微博)、滨州医学院(烟台)、鲁东大学等驻烟高校内,每年到了毕业季,多半学生的被褥都卖给了回收商。

本文由www.4136.com发布于冶金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成千上万套毕业生被褥去了哪里?www.4136.com: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