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清算 光企缓压

作者: 能源节能  发布:2020-05-07

今后每年仍有数百亿补贴需要发放,该如何实现?除了可再生能源附加征收措施之外,是否还有其他来源?周颖对此表示,补贴之外还有绿色证书交易、配额制度等两种方式。

所谓配额制,即一个国家或地区,用法律的形式对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市场份额做出强制性规定。整个指导意见中提及,各发电企业的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应达到全部发电量的9%以上,这是整个指导意见中最为关键的一条。该指导意见也提出了要建立绿证交易机制,绿证可作为发电指标的核算凭证,绿证持有人可参与碳减排交易和节能量交易。这份去年出炉的文件没有提到绿证与配额制之间是否有取代的关系,但在今年的绿证通知中,国家各部委也明确提出,绿证出售后不再享有补贴,不可转售。绿证和补贴的关系也一目了然。

www.4136.com,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截至2016年年底,国内新能源电站的补贴缺口约550亿元。而一位电力投融资资深人士也表示,截至2017年年终,缺口将可能继续扩大。而2015年3月以后并网的每年补贴需求量是450亿元,如果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不从0.019元每千瓦时(补贴来源)上调的话,则无法完全填补未来的电站所需资金缺口。

绿证的终极目标是否是代替补贴?

多部委力推的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交易(下称绿证)有几大重点:价格上看,交易价不应高于可再生能源补贴价值;时间点上,政府希望的节奏是2017年自愿、2018年强制交易。

而据媒体报道,此前国家能源局华东监管局负责人就曾表示,截至2016年上半年,可再生能源的补贴缺口达到550亿元,财政补贴资金缺口较大,原有补贴模式也难以为继。

而另一种帮助缓解补贴缺口的则是配额制。所谓配额制,即一个国家或地区,用法律的形式对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市场份额做出强制性规定。2016年3月3日,国家能源局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在官网挂出了一份《国家能源局关于建立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目标引导制度的指导意见》。文件提及,各发电企业的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应达到全部发电量的9%以上。文件也提出,对31个省(自治区及直辖市中)的最高占比13%的有八个地区(如内蒙古、辽宁、吉林及黑龙江等),占比较低的地区为广西、贵州、四川和重庆等地(为5%),大部分地区位于7%~10%之间。换言之,这些地区不仅需要安装可再生能源电站,同时还要让这些可再生能源能尽量发出,确保完成全国2020年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9%以上的目标。

根据中银国际的报告,我国针对1~6批的可再生能源补贴名单预计发放了约745亿元的补贴,其中风电支付了553.46亿元,光伏支付了191.9亿元,风电和光伏的装机容量分别达到126651兆瓦和27414兆瓦,这也是基于5919吉瓦时的全国电力消耗量来预测的,基本与可再生能源融资规模787亿元相当。

然而,需要证书的买家和卖家在处于自愿交易的模式下,成交量和成交额都不会太高,除非一些类似谷歌、苹果、微软等大型买方会积极参与,其他国内公司的参与量就屈指可数了。而强制交易如能推行,可能会对填上补贴缺口带来很大影响。

有关绿证的这份文件,全称为 《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关于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的通知》,其提到,我国要建立绿证自愿认购体系。该交易制度有利于促进清洁能源高效利用、降低国家财政资金的直接补贴强度,鼓励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机构和个人在全国绿证核发和认购平台上自愿认购,作为消费绿色电力的证明。

运营商压力得以缓解

绿证的交易模式是:在风电或光电电站的标杆电价基准之下,减去电站所在地区的脱硫煤价,得出了补贴价。绿证的交易价要低于这一补贴价。

包括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及国家能源局等三部委近日同时发文,对前六批的可再生能源补贴进行梳理及清算。新规出台一方面将令国内光伏企业尤其是运营商的现金压力缓解;另一方面,清理补助这一举动也无疑是对今后全面取消补贴的投石问路。

2018年,当市场进入配额考核+强制认购的发展阶段时,被要求强制认购的预计大部分是发售电公司。仇展炜就提到,如果是强制要求,其力度是否足够也是行业内最为关心的,现在国内发了很多文件,比如说光伏和风电的保障性收购,但执行得不算到位。配额制如能有效执行,对于绿证交易的双方都是有好处的。

而这次三部委发出的《关于开展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清算工作的通知》直指补贴痛点,提请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及下属各省级电网企业进行梳理与清算,并要求上传电费结算单和电量结算单,从而一次性摸清过去的补贴情况。

然而,假设卖方本身现金流奇缺,那么它就可能会选择拉低交易价、快速出手,真正实现交易。不过,现在还有另一个问题,买家多数都希望卖个高价,但接盘者又希望低价获取电站,彼此会发生矛盾。因此仇展炜表示,2017年的绿证市场活跃度,将会明显低于2018年。

相关部门对于补贴的重视,仍是不够的。

上述政策旋即引发了新能源产业内的探讨。

她解释,所谓绿色证书交易,指的是一些需要购买绿色电力的企业向拥有电站的运营商买指标,从而满足相关节能环保要求,该交易在国外已有不少先例。

那么,谁将是参与的主要对象呢?在他看来,卖家可能是一些对现金需求高的电站企业,而买方则不确定。

举例而言,一个电站在2016年1月建成,其拿到国补的时间往往是1年半甚至2年之后,因此2年之内它的资金压力并不小,电站建设期的银行贷款有的就依靠前期电站获得的国补、地方补助及其他资金解决,有的干脆只能求银行延期还款。因此建设新能源电站不仅存在一定的技术门槛,也有相应的资金门槛。

相比之下,风电标杆价位于0.4元/千瓦时~0.57元/千瓦时之间,显得更便宜。因此,光电和风电如处于同一资源区时,风电的绿证价将更低,现阶段的买方将更倾向于购买风电电量。但随着光电价格的进一步下滑,未来绿证的购买也就没什么明显区别了,大家都会综合评估电站的报价、所处地区资源情况来参与认购。仇展炜表示。

国联证券测算显示,此前国家共公布了6批次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对于2012至2015年间并网的包括106.9GW风电、25.9GW光伏、9.3GW生物质发电项目进行补贴。再加上第七批的可再生能源补贴工作已启动,有利于缓解下游运营商的资金压力,中上游厂商也将间接受益。

按照政策,今年的交易双方都要自愿达成。目前情形下,自愿交易的公司相对来说较少,除非一些类似谷歌、苹果、微软等大型企业作为买方参与,其他国内大公司的参与热情未必很高。仇展炜判断道。

截至2016年底,我国光伏发电新增装机容量3454万千瓦,累计装机容量7742万千瓦,新增和累计装机容量均为全球第一。而这一成绩的取得,也与国家、地方补贴的推进有着密切的关联,熟悉能源投资的国内电力专家周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过,国内的新能源补助资金并没有按照电站建设的节奏来进行,而是出现了一定的滞后。

在采访中,第一财经记者也了解到,绿证出现之后,财政补贴的压力将会大幅度减轻。

本文由www.4136.com发布于能源节能,转载请注明出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清算 光企缓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