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正式作别“零核时代”_国际核电_中国核电网

作者: 能源节能  发布:2020-04-22

另一方面,新增设的讨论一直被回避。据悉为了使核电比例占到整体的20至22%,需要约30座机组投入运转。除去正在建设的电源开发公司大间核电站(青森县)外,各家电力公司向规制委申请接受审查的机组只有25座。

2011年3月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后,日本国内的核电站反应堆因定期检查等原因陆续停止运转。2012年5月,日本全国进入“零核电”状态。而两个月后,为了应对电力短缺的问题,位于日本中部的关西电力公司大饭核电站3号和4号机组曾短暂重启,但于2013年9月进入定期检查,再次停运。

据日媒报道,安倍政府把利用核电站作为能源政策的支柱之一,已重启了关西电力高滨核电站3、4号机组(福井县)等5座机组。

www.4136.com 1

此外,新安全标准规定运转超过40年的核电站原则上需报废反应堆。如果获得规制委的批准,仅限一次可延长20年的运转时间,但在不新增设的情况下,要达成目标仍非易事。自民党担心遭到担忧核电站的日本国民的反对,封印了有关新增设的讨论。

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能源消耗大国,但本土资源匮乏。长期以来,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日本一直采取多元化的能源发展战略。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此前曾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利用太阳能、风力发电这两种发电方式毕竟受季节、气候制约,且发电能力有限,无法充当工厂、企业的用电主力,只能处于补充位置。而传统的火力发电不仅污染环境,还会直接导致煤炭、液化天然气的价格越来越高,进而导致电价上涨。

据了解,福岛核事故的巨额处理费用高达约22万亿日元,主要的反应堆报废工程预计也将延迟。事故留下的教训是不能过度依赖核电。

安倍的算盘

报道称,然而此次日本众院选举战中却未提及新增设核电站,未来蓝图十分模糊。在野党倡导零核电和普及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但却不明确能否控制用户负担并实现目标。朝野政党均难以说是直面将来的课题。

重启核电站

日媒指出,如果日本朝野政党对难题置之不理,这笔巨债将会留给未来。

与此同时,在核电站停运期间,日本对国内的核电行业也进行了一轮整顿。2012年9月,原子能规制委员会成立,作为日本新的核能安全监管机构,该机构于2013年6月正式通过了核电站新安全标准。吸取了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教训,加强了应对地震和海啸的措施,于当年7月8日正式实施。

另一方面,日本希望之党等在野党不容许新增设。日本在野党呼吁进一步普及可再生能源以取代核电,但加在电费上的可再生能源购买费标准家庭平均每月已达792日元(约合人民币47元)。进一步普及可再生能源会加重用户负担。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10日的记者会上指出:“重启确认了安全性的核电站在能源政策上是极为重要的。”

继续依赖天然气和煤炭等火力发电也不可行。这是由于全球变暖应对框架《巴黎协定》要求削减二氧化碳排放量。

因此,能源发展的现状决定了日本不得不挖掘本国核电潜力,满足能源供应。日本共有约50座商业核反应堆。在2011年大地震之前,日本全国始终保持有30多座反应堆处于运转状态。数据显示,日本现有能源结构中,对核能的依赖超过30%。按照日本政府既有的能源基本计划,到2030年,核能占能源结构比例将提升至50%以上。

www.4136.com,安倍政府在推进原子能规制委员会认定符合新安全标准的核电站重启。日本原子能规制委迄今已正式认定6个核电站的12座机组合格。

上周四,日本众议院通过新安保法案后,安倍政府的反对率超过50%。而安倍的支持率也下滑至仅略高于30%的水平。

本月4日还就东京电力柏崎刈羽核电站6、7号机组作出事实上合格的判断。无论是作为东电的核电站,还是作为与福岛第一核电站相同的沸水反应堆,都是首次合格。

一直以来,核电站都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它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人类头顶上。

据了解,安倍政府2014年4月的内阁会议通过了能源基本计划。将核电作为重要的基荷电源,改变了力争零核电的前民主党政权的政策。还定下目标到2030年度使核电站发电量占到整体的20至22%,包括水力发电等可再生能源占到22至24%。

去年4月1日,日本上调消费税至8%。东京电力公司曾披露,从2014年4月起,按照一般家庭用电情况,每月所缴纳费用为7315日元,不包括提高电价的部分,仅就消费税上涨就得多支出219日元。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经济室主任张季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此以往,日本民众将苦不堪言,进而影响到安倍的支持率。

曾几何时,安倍的支持率一度高达60%。但随着“安倍经济学”走向失败,日本经济未见起色,安倍的支持率也开始大幅下滑。

本文由www.4136.com发布于能源节能,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正式作别“零核时代”_国际核电_中国核电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