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EF报告:发展中国家新建燃煤电厂规模跌至十年来最低

作者: 能源节能  发布:2020-03-31

资本都是逐利的,要了解一个行业的状况,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看资金的流动趋势,清洁能源行业也是如此。但如果几家的数据不一致,那我们该怎么办?

图片 1

今年1月,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清洁能源投资为3335亿美元,相比2016年增长3%,在历年数据中排第二高。这一成绩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中国在2017年安装了高达53GW的光伏,以及来自墨西哥和澳大利亚市场的贡献。

原标题:BNEF报告:发展中国家新建燃煤电厂规模跌至十年来最低

而最近,国际能源机构(IEA)发布了《2018年世界能源投资报告》。这份报告不仅关注了清洁能源行业,还包含了整个全球的能源工业。

研究机构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针对104个新兴市场进行的Climatescope年度调查研究发现,2018年,虽然新建成的清洁能源发电项目规模与前一年持平,但燃煤发电量却飙升至新高。

图一:Global new investment in clean energy by sector,$ billion,数据来源BNEF

Climatescope是一项专注于发展中国家清洁能源活动的综合性年度调查。新一期报告显示,发展中国家正在转向更清洁的能源,但其速度尚不足以限制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和气候变化影响。在被调查的104个新兴市场中,煤电占总发电量的47%。

根据IEA的数据,2017年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下降了7%,甚至投资总额尚未超过3000亿美元。

另一方面,尽管发展中国家的燃煤发电量骤增,新并网煤电装机量的增速却已放缓。2018年的新建燃煤电厂规模跌至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在新增规模经历了2015年的84GW(1GW=1000MW)峰值之后,2018年的新并网煤电项目跌至39GW,中国约占此项跌幅的三分之二。

图二:Renewablepower investment by technology and gross capacity additions 数据来源:IEA

彭博新能源财经美洲主管Ethan Zindler说道:“发展中国家正在从煤电向清洁能源过渡。但就像巨型油轮转向,这需要时间。”

这两家发布的数据之间明显有差异,一个显示投资是增长的,另一家则认为是下滑。

2018年,发展中国家的风电、太阳能及其它清洁能源的新项目投资大幅下挫,主因是中国投资增长放缓。BNEF认为,总体而言,太阳能和风电成本的降低是新兴经济体投资额绝对值减少的重要因素。

那么差异在哪里?谁的数据更接近实际的情况?更重要的是,支撑这些数据的理由又是什么?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亦是最大的清洁能源生产和消费市场,对于全局至关重要。报告称,中国2018年对风电、太阳能和其他非大型水电可再生能源新项目的投资从2017年的1220亿美元减少至860亿美元。这一降幅与整体新兴市场清洁能源投资的降低程度相当。

彭博发布的3335亿美元基于其世界领先的项目和交易数据库,该数据库专注于全球可再生能源及智能能源技术的投资。

单就中国而言,2018年以来风光可再生能源行业经历了政策转向,竞价机制正在逐渐取代传统的补贴机制唱主调。

安格斯麦克罗内(Angus McCrone)称与彭博(BNEF)的更有前瞻性的方法相比,IEA的报告更向后看。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一种方法对另一种方法的批评,而是两种方法都是有意做出的选择。

不止中国,印度和巴西清洁能源项目获得的资金较上年分别下降了24亿美元和27亿美元。纵观报告覆盖的所有新兴市场,2018年总投资金额降至1330亿美元,这不仅低于2017年,也低于2015年的数字。

根据安格斯麦克罗内(Angus McCrone)的说法,IEA只需要计算某一年总的装机容量,然后乘以每MW的投资成本,就可以估算出总的投资。

图说:左图为2009至2018年新兴市场清洁能源项目投资(包括101个非经合组织市场及智利、土耳其和墨西哥),右图为上述时段不同清洁能源品种的项目投资情况。清洁能源包括风电、太阳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技术投资,不包括大型水电、核电及天然气。彭博新能源财经图

这听上去有点复杂,实际上却很有意义。

Climatescope年度报告的发布正值联合国气候大会即将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达成的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超过190个国家已同意大幅削减其二氧化碳排放量,避免最严重的气候变化恶果。此外,根据该协定,发达国家承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的“南北”援助资金,以协助其可持续发展。

正如一位IEA发言人解释的那样,IEA可再生能源投资的数据代表了特定年份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基础价(即编者注:基础价指不计建造期间物价浮动和利息)。

但今年的Climatescope研究结果表明,虽有一定进展,但履行气候承诺还需付出大量的努力。在去年流入发展中国家市场、用于支持新清洁能源发展的1330亿美元总投资中,仅244亿美元(18%)来自这些发展中国家以外的地区。总融资额中的大部分来自民间资本,如:跨国项目开发商、商业银行及私募股权基金。2018年,主要由国际经合组织政府基金注资的开发银行进行的投资增至65亿美元,创历史新高。然而,并没有什么迹象表明每年1000亿美元用于支持各种气候相关活动的总体承诺目标会很快实现。

这是一项重要的指标,因为它表明了能源投资的实际成交量,而不仅仅是资金的流动。

除了展现发展中国家清洁能源的宏观趋势,Climatescope还对每个市场的清洁能源发展潜力给出评分和排名。印度自2014年被列入研究以来,首次成为评分最高的国家。这一结果有各种成因,包括该国的支持性政策。前五名中的其他国家依次为智利、巴西、中国和肯尼亚。

或者换句话说,与安格斯麦克罗内(Angus McCrone)对两者差异的描述相呼应的是,IEA认为去检查短期的融资趋势与过去可再生能源投资对能源行业的冲击都是非常重要的

此外,IEA称,彭博(BNEF)或其它组织发布的可再生能源融资数据显示,2017年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有所增加,这一数据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实时指标,反应了资金流向对于市场和政策变化的反应。

我们预计,这种趋势还将反映在IEA未来的投资数据中,但这些数据并不能显示出对于能源领域的实际影响。

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一数字在2015年3603亿美元、2016年的3246亿美元及2017年的3335亿美元之间波动。

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的总编辑安格斯麦克罗内(Angus McCrone)表示:最主要的差异是彭博计算清洁能源领域的所有投资是从最终投资决定作出的那一刻起算。

相比之下,IEA称2017年可再生能源投资接近3000亿美元,是参考了光伏、海水和陆上风电以及水电方面的支出。

2015年IEA提到的可再生能源投资主要包括风电、光伏以及水电,约为2900亿美元;2016年则显示新增可再生能源投资是基于装机容量,为2970亿美元。

图三:Global investment in the power sector bytechnology

Internal Confusion?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我是直接从IEA2015、2016和2017年的世界能源投资报告中得出这些数据,但IEA自己的数据也存在差异。

具体来说,在2015年的世界能源投资报告中,IEA对2015年可再生能源投资给出的数据是2900亿美元,但是在后面一年的报告中又指出基于装机容量的可再生能源投资下降了3%,总投资额为2970亿美元,但实际上是相比前一年增长了2.4%。

本文由www.4136.com发布于能源节能,转载请注明出处:BNEF报告:发展中国家新建燃煤电厂规模跌至十年来最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