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投资者也想吃上“定心丸”

作者: 能源节能  发布:2020-03-24
  1. 新能源补贴是外敷药,也有副作用

从7月1日起,全社会个人和企业将可以通过全国绿证自愿认购平台购买绿色电力证书,消费绿色电力。你准备好了吗? 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6月12日发布信息称,向提交申请的华能、华电、中节能、中水顾问等企业所属的20个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核发了我国首批绿证。这为7月1日起即将试行的绿证自愿认购交易奠定了重要基础。据悉,本次共对20个新能源发电项目核发了230135个绿证,所获绿证项目主要分布于江苏、山东、河北、新疆等6个省份,合计装机容量112.5万千瓦。 首批绿证核发之后,社会反响热烈,各新能源企业申领绿证热情高涨,申领项目数量成倍增长。6月16日,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再次发布信息称,按照“申领一批、核发一批”的原则,近日完成了第二批131047个绿证的核发工作,涉及15个新能源发电项目。 在业内人士看来,未来,通过绿证交易,具有成本优势的企业将发电量指标以不高于国家补贴的价格销售出去,能够实现现金流的快速回收。发电企业出售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后,相应的电量不再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补贴,补贴层面的财政压力将得到缓解。 缓解补贴拖欠带来的企业现金流压力 近几年来,我国风电、光伏装机量大幅上升,可再生能源补贴不能按时发放,影响了新能源发电运营企业的现金流,这严重影响了一些企业投资的积极性。其中,光伏企业面临的问题更加严峻。不过,今年7月1日起,已获绿证的发电企业将在全国绿证自愿认购平台上正式挂牌出售绿证。 东方日升市场部副总监庄英宏认为,绿色电力证书交易施行后,企业的资金流转会更加通畅,光伏投资也会更加灵活。它可以有效降低国家财政的补贴压力,解决补贴资金来源和提高补贴效率,推进我国电力体制改革进程。 “绿证的推出将促进清洁能源的消纳,缓解弃风、弃光现象;发电企业通过出售绿证获得收入,适当缓解补贴拖欠带来的现金流压力;按照目前的度电成本,只有具有成本优势的项目,绿证的销售才具有竞争力,绿证的推出将促进光伏产业各环节降本增效,降低发电成本。”晋能科技总经理杨立友说。 有业内人士认为,从度电成本来看,绿证现阶段会更倾向于风电。 庄英宏说,在前期的政策研究中,决策部门注意到了光伏、风电目前建设成本以及补贴的差异。但在研究过程中发现,光伏在技术进步成本下降方面的空间大于风电,出于对未来二者价格相差不大的预期,*终决定风电、光伏按照同等电量核发绿证。 “在实施绿证的前期,或许可以根据不同发电类型,核定不同的绿证,如1个绿证对应的光伏度电少于风电度电,直到光伏的成本下降到与风电差不多,那么可以再调整相对应的度电。”庄英宏说。 在杨立友看来,从消费者用电成本考虑,同一资源区认购风电绿证的成本更低,这是由目前风力和光伏发电的度电成本决定的。未来,随着光伏发电技术的不断进步,以及在相对不适合风电应用的地区大力推进分布式光伏应用,光伏度电成本将不断降低,光伏发电作为清洁能源的竞争力也将逐渐凸显。 他认为,绿色电力证书是消费绿色电力的*证明,也是支持绿色电力、保护环境的有力体现。在提倡节能减排的同时,可以将绿证交易与碳排放挂钩,企业可以购买碳排放指标,也可以购买一定数量的绿证。 绿证制度促进清洁能源的消纳 由于绿证是在中国诞生的新事物,自愿认购的形式未来是否会让绿证初期的出售和认购遭遇冷场? 杨立友认为,认购绿证的意愿是否强烈取决于认购绿证的成本以及个人或企业的环保意识,从目前风电和光伏发电的度电成本看,短期内认购风电的意愿可能会稍强,而在自愿认购阶段,参与认购的主要是环保人士、用电比例较低的企业以及环保意识强的企业。“自愿认购绿证从推行到被社会广泛接受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而推行自愿认购绿证的目的是引起社会保护环境、使用绿色电力的共识,不会因自愿认购的形式遭遇冷场。” “随着政策宣传推广力度不断加大,全社会将对绿证逐步认同。我国绿证自愿认购市场前景将非常广阔,自愿认购市场的成功开展,必将为下一步基于可再生能源配额制的绿证强制交易的推行奠定良好的舆论基础,并积累必要的实践经验和技术力量。市场以及企业需要时间去培育和了解。”庄英宏说。 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通知,将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绿证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2018年起将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 “绿证制度无论是对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还是对提高清洁能源消费占比,进而改善环境质量等国计民生都是一项好的政策,而如何激活绿证市场将是下一步工作的重中之重。”据庄英宏介绍,根据现已实施绿证的国家来看,强制市场份额或配额制度已经成为推动其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市场机制。对于绿证制度的推广,绿色电力消费的概念也将越来越普及,所以两者并不矛盾,将会共同推动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消费。 不过,在杨立友看来,从国际上看,绿证制度一般是清洁能源配额制的配套政策。我国推行绿证交易制度的初衷是引导全社会绿色消费,促进清洁能源消纳利用,完善风电、光伏发电的补贴机制,未来,不会完全采取强制认购的形式,采用“配额+自愿认购”的可能性比较大,即通过市场的手段来调节。 “绿证交易的推行唤起了社会对消费绿色电力的共识,补充了现行的新能源补贴制度。我们希望通过绿证交易,能够促进清洁能源的消纳,缓解电站投资商的现金流压力。通过市场竞争,促进光伏发电成本进一步下降。绿证与现行补贴制度的有机结合,有望不断扩大我国清洁能源的规模,实现能源结构转型。”杨立友说。

刚刚荣获CREC2018中国十大分布式光伏系统品牌的南京国绿能源有限公司,则坚定地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自发自用型企业屋顶光伏投资。国绿能源营销副总苏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部分地区的企业自发自用屋顶项目,目前已经具备一定的投资价值,我们已经做好资金储备,计划在2019年投资100MW此类型项目。 但苏勇还借此机会谈到以下独特看法:

如果谈到光伏应用市场,中国同样是全球第一的光伏应用大国,但大干快上后的光伏电站市场也是哀鸿遍野:地面电站投资商被弃光限电和补贴拖欠整得奄奄一息,分布式全额上网电站投资商也同样被补贴拖欠弄得揭不开锅,小型户用电站由于没有强制标准导致火灾事故频繁。

今年初国家能源局发布《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及考核办法(征求意见稿)》,主要是力图从电力生产和售电端强制摊销绿电配额。而那个传说中的绿色电力证书(简称绿证)自愿认购体系,由于缺乏配套强制政策或奖励措施,在新能源界的朋友圈里炫耀了一阵后就没有然后了,圈外人听到绿证都一脸懵逼。如何把绿证和全社会的企业和家庭的责任和利益关联起来,这不是三部委能独立搞定的事情,更应该上升到更高的国家战略层面去推动。

本文由www.4136.com发布于能源节能,转载请注明出处:光伏投资者也想吃上“定心丸”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