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铁矿石狂热加剧

作者: 建筑建材  发布:2020-03-24

www.4136.com,据悉,全球铁矿石和煤炭领域吸引了巨额的资金,尤其是澳大利亚。南非埃索矿业上周以49%的溢价收购了一座中型铁矿山,而正当该公司进行最后收购时,全球铁矿石价格迅速从去年创纪录的175美元/吨回落至131.50美元/吨,上周该价格稳定在145美元/吨左右。澳大利亚铁矿石产量占全球市场的40%左右,该国铁矿石产量将在未来10年增长10%,同时将全球煤炭交易量翻番。未来10年该国计划投资115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彭博社表示,通过这些项目,截至2022年澳大利亚货物运输量将达15亿吨,并将建立全长3700公里的新的铁路线。必和必拓和力拓去年在西澳洲皮尔巴拉地区开采了5亿吨铁矿石,占全球市场的40%。未来5年这两大巨头计划将皮尔巴拉铁矿石年产量增加5.38亿吨,超过目前产量的一半。此外,截至2016年黑德兰港铁矿石吞吐量将由现在的1.99亿吨增至3.9亿吨。这将引起未来5年铁矿石产量的大幅波动,从而导致铁矿石价格的暴跌。澳大利亚煤炭出口量同样惊人,小型煤炭港口AbbotPoint港目前年煤炭出口量为1500万吨,昆士兰政府欲将该港口年运输能力扩至3.85亿吨。中国铁矿石需求巨大,该国国内铁矿山每年生产3.5亿吨铁矿石当量。中国出产的铁矿石质量较差,而且这种铁矿石生产钢铁的成本非常高,但该国对钢铁的巨大需求致使钢厂别无选择只能购买并使用这类铁矿石。分析师表示,除非中国钢厂选择进口铁矿石替代国产铁矿石,否则价格不会出现暴跌。

由于铁矿石供应不断增加,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和巴西,2017年剩余时间铁矿石供应增加预计将超过需求增加。因此,澳大利亚工业、创新与科学部预计2017年四季度铁矿石平均价格将降至55美元/吨(澳大利亚离岸价),2018年平均价格进一步降至51美元/吨。  2017/18财年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额预计将降至625亿澳元,这一预测较2016年12月报告的预测值高出67亿澳元,这反映了对铁矿石价格预期较此前略有提高的结果。铁矿石价格较此前预期走强将来自全球经济展望向好和全球钢铁产业生产好转。  由于低成本供应增加导致铁矿石价格出现下跌,2018/19财年及以后财年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额预计平均为600亿美元左右。不过,由于澳大利亚出口的是低成本高质量铁矿石,未来五年澳大利亚铁矿石在全球海运市场所占份额将会继续提高。  铁矿石价格  短期内铁矿石价格受到强劲需求支撑  铁矿石价格急剧反弹并在2017年2月中旬达到89美元/吨的三个月新高,这与此前预期的价格适度上涨存在显著差异。2017年一季度铁矿石平均价格为79美元/吨(澳大利亚离岸价),环比上涨23%,同比涨幅则高达75%。  由于来自中国的铁矿石需求十分强劲,特别是高品位铁矿石,短期内铁矿石价格预计仍将继续获得需求支撑。在政府宣布新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以及进一步削减落后低效钢铁产能后,中国钢铁行业的乐观心态越来越高,同时预期钢厂短期内利润率仍然相对较高。  澳大利亚皮尔巴拉地区铁矿石供应临时中断也支持铁矿石价格走高。每年2月份是皮尔巴拉最潮湿的季节,今年2月份该地区黑德兰港铁矿石出货量同比下降3%,发货量减少近100万吨。  铁矿石价格适中反映供应增长和需求温和增长  未来铁矿石价格预计将会出现下滑,反映出近期市场供应紧张的态势已经逐渐缓解。2016年四季度至2017年一季度中国港口铁矿石库存量稳步增加,最高达到1.3亿吨的创纪录水平。然而,其中大部分是低品位铁矿石,而对高品位铁矿石需求仍然十分强劲,这反映在低品位和高品位铁矿石价格差的扩大。不过,未来高品位铁矿石供应将会增加,持续增加的铁矿石库存最终将会对铁矿石价格产生下行压力。  由于目前的价格水平在短期内不太可能持续下去,2017年铁矿石平均价格预计将下降至65美元/吨。其后,在低成本铁矿石供应增加和需求疲软的共同作用下,未来几年铁矿石平均价格预计将进一步降至51美元/吨。  全球铁矿石贸易  在贸易量保持适度增长(年均增速0.7%)的情况下,2022年全球铁矿石贸易量预计将达到16.1亿吨,而2017年和2018年全球铁矿石贸易量将分别同比增长4.2%和2.6%。  铁矿石出口增长预计几乎全部来自巴西和澳大利亚低成本矿山。从进口量看,中国仍将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2022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预计将占到全球海运市场的66%,但铁矿石进口增长将主要来自印度,同时日本、韩国和美国铁矿石进口也将有一定增长。  中国铁矿石进口较为平稳  受中国钢铁产业生产复苏和国内铁矿石生产急剧下降的支撑,2016年中国进口10.4亿吨铁矿石,同比增长7.5%。由于小型高成本矿山关闭,经品位调整后2016年中国铁矿石产量同比下降22%至1.59亿吨。  虽然未来中国粗钢产量以及铁矿石消费量将出现下滑,但国内低品位铁矿石将会被进口高品位铁矿石所取代。随着高成本铁矿石部分被高质量球团取代,2022年中国国产铁矿石产量(经品位调整后))预计将降至1亿吨。虽然中国铁矿储量较大,估计为72亿吨,但铁矿石平均品位仅有34%,远低于全球51%的平均品位。低品位铁矿石加工成本相对较高,并且也不太适合正面临越来越严格环保法规的中国钢厂使用。  海运市场铁矿石需求展望对中国国内铁矿石生产的假设十分敏感,换句话说就是取决于中国政府出台的政策和潜在的经济和金融驱动因素。近期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促使中国国内许多矿山重新开始生产,特别是如果这些矿山确信铁矿石价格能够长时间处于高位。另一方面,越来越严格的环境法规可能将进一步限制国内铁矿石生产。快速或较慢关闭矿山可以大大增加或减少全球海运贸易,因此这将对铁矿石价格和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产生影响。  尽管2016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达到历史新高,但未来中国将不会是全球铁矿石进口需求增长的主要来源,预计2022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仍将维持在11亿吨以下的水平。  印度将成为铁矿石净进口国  印度部分邦出台的采矿禁令导致2010-2013年期间印度铁矿石产量和出口量急剧下滑。在过去的两年,在政府政策支持下,包括精简审批流程和放宽采矿禁令、降低出口关税,印度铁矿石产量和出口量均保持增长。尽管印度国内铁矿石产量大幅回升,2016年印度铁矿石产量估计同比增长12%,达到1.6亿吨的六年新高,但印度铁矿石进口量仍在增长。  对印度铁矿石产量和进口量的展望取决于几个非常不确定的因素。虽然印度铁矿石储量足以实现自给自足,但该国铁矿业发展存在持续的制约因素,包括获得土地、铁路基础设施不足,以及一些政治和社会问题。  为确保印度钢铁行业获得低成本生产原料,该国钢铁行业人士甚至提出对国内铁矿石价格设置上限。如果这一政策得到实施,则将对印度开发铁矿石新项目造成很大阻碍。铁矿资源勘探活动减少和采矿租约即将到期也对印度国内铁矿石生产构成风险。相反,如果印度政府提出进一步的政策来促进铁矿石自给自足,则将减少其铁矿石进口需求。未来几年印度铁矿石产量预计年均增速为2.8%,2022年铁矿石产量有望达到1.88亿吨。  2019年印度铁矿石消费量预计将超过国内产量,进而推动该国将从全球进口更多的铁矿石。受印度国内钢铁行业快速增长支撑,未来五年印度铁矿石进口预计将增长近七倍,2022年进口量将达到3800万吨。  澳大利亚和巴西主导全球海运铁矿石贸易  澳大利亚和巴西出口的铁矿石预计将取代高成本低品位矿山生产的铁矿石,同时提高其在全球铁矿石出口市场所占份额,从2015年的合计78%提高到2022年的84%。来自两国的铁矿石供应不断增加和成本下降预计将使其铁矿石更多地取代高成本矿山企业供应的铁矿石,如中国和伊朗生产的铁矿石。中国钢厂日益偏好高品位铁矿石也将支持巴西和澳大利亚出口增长。2017年和2018年巴西铁矿石出口量预计将分别同比增长5.4%和6.8%,在未来几年年均增速为1.8%,到2022年出口量将达到4.41亿吨,约占全球铁矿石海运市场的27%。  对巴西铁矿石出口量增长的支撑来自淡水河谷公司2017年1月首次发货的S11D项目。2020年S11D项目将推动淡水河谷公司铁矿石年产能增加9000万吨,并将使得该公司C1成本(通常被称为直接成本,包括采矿、磨矿、特许权使用费和采矿点管理成本)降至10美元/吨以下。此外,2020年英美资源公司年产能2650万吨的Minas-Rio矿山也将逐步达产。  在发生灾难性尾矿坝坍塌后,2015年11月停止运营的年产能3100万吨的萨马科公司也有望在未来几年重新启动。虽然该公司所有者表示,将可能会在2017年年底恢复生产,但除了环保限制外,这还取决于萨马科公司解决债务和再融资的能力。  巴西出口铁矿石竞争力也得到持续使用Valemax船承运铁矿石的支撑。由于每艘Valemax船承运能力是40万吨,是澳大利亚矿业公司运输铁矿石所用好望角型船的两倍,因而在向亚洲用户出口铁矿石时可以部分抵消澳大利亚铁矿石在地理方面的优势。  由于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增速减缓,2017年和2018年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预计将分别同比增长8.3%和3.0%,并且2022年出口量预计将达到9.17亿吨,占全球铁矿石海运市场57%的份额。澳大利亚大部分矿山是低成本高质量铁矿山,预计2022年该国90%的矿山可以在铁矿石价格为50美元/吨的情况下维持生存。然而,铁矿石价格长期走低将给规模较小的高成本生产商带来压力。

本文由www.4136.com发布于建筑建材,转载请注明出处:全球:铁矿石狂热加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