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名老兵口述:我亲历的卢沟桥事变

作者: 建筑建材  发布:2019-12-08

29军老兵讲述自己在卢沟桥血战日军经过

白天,我们打不过日军,日本有飞机,他们大炮火力猛,还有坦克,鬼子也非常多。相对于日军来说,我们中国国民革命军的武器装备差多了,我们虽有马克沁重机枪,但威力相对于鬼子的大炮要差远了。

核心提示:29军老兵讲述自己在卢沟桥血战日军经过

我出生于1921年7月,今年整整90岁(陕西关中平原的人们都说虚岁)。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三省迅速沦陷。当时,关中平原风传东北军不战而退、荒落而逃的故事。这让关中地区的汉子们很是郁闷。1936年,我受到一位亲戚的影响,决定投笔从戎,参加了29军。12月12日,我刚刚参军一周,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逼蒋介石抗日的消息就传来了,这更加坚定了我抗日救国的决心。

采访手记:人类社会伴随着战争走到今天,但恐怕没有哪一次能像卢沟桥事变那样,如此长久而深刻地震撼着无数中国人的心灵。2007年7月7日,笔者在卢沟桥组织了全国范围内的29军老兵的最后一次集结。当时,笔者还公布了所能搜集到的差不多全国范围内的29军老兵资料。事后,笔者又写出报告文学《29军老兵在卢沟桥上的最后一次集结》。在这篇报告中,能调查到的29军老兵的姓名、年龄、军衔、历史、现住址、现在的经济状况、家庭状况、健康状况、基本心境等,全部记录在案了。笔者认为,王自治老人,应该是29军直接在卢沟桥事变中参战的最后一名老兵了。以后,即便是在神仙面前,这部浩瀚的抗战历史巨着,它最后活生生的一页,也永远合上了。

我的老伴儿也在77军,过家芳所开的介绍信上有我和我老伴儿两个人的名字。我老伴儿比我小五岁,是77军战地医院的护士。1941年,20岁的我被提升为连长,上尉军衔。我们就是那时候结的婚。当时,77军有规定:野战医院护士在战斗稀疏期间,一定要上前线救护伤员。甚至,不管死活都要从战场上拖回来!同侵华日军血战,我们的伤兵、亡兵,都是我们77军的光荣。77军,就是纪念七七事变的意思。

我们是经过严格的考试才进入29军军事训练团的,之后我当了一名学员兵。之后我一直追随何基沣将军(地下党员,新中国成立后任水利部副部长等职)到抗日战争最后胜利,先后参牡丹江市小孩癫痫病冶疗医院加了抗战期间正面战场的一些着名战役如沧州战役、大名府战役、张自忠将军牺牲的枣宜会战等,直至参加了淮海战役的贾汪起义。

由于打下两架日本飞机,我得了奖章,还有纪念卢沟桥事变29军抵抗的奖章、证书,我都让勤务兵背着。谁知在纷飞的战火之中,连勤务兵都丢失了!

卢沟桥事变发生时刻上战场实在不恰当。但是我们学兵一再请缨杀敌,最后军部将我们编入了战斗序列。

1986年,兰州军区给我发放了《起义人员证明书》,我才稍稍心安了一些。

此一战,我们学兵军事训练团阵亡了约800人,占全团人数的一半以上,我有幸活了下来。29军副军长佟麟阁和132师师长赵登禹都被日机炸死,部绥阳县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队仓促应战,损失惨重。

因此,我们537团所采取的战术是,白天不打,躲在树林和深草间睡觉、休息,或者直接抱着枪靠在树上睡觉。夜晚来临,我们变被动为主动,偷袭日军。

我出生于1921年7月,今年整整90岁(陕西黑龙江哪有专治羊角风的医院关中平原的人们都说虚岁)。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三省迅速沦陷。当时,关中平原风传东北军不战而退、荒落而逃的故事。这让关中地区的汉子们很是郁闷。1936年,我受到一位亲戚的影响,决定投笔从戎,参加了29军。12月12日,我刚刚参军一周,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逼蒋介石抗日的消息就传来了,这更加坚定了我抗日救国的决心。

我指挥我的排用三架重机枪对空射击。当时,日军的飞机飞得非常低,投弹时必须俯冲,大约距离地面300米,连日本飞行员的鼻子、眼睛我们都看得见。当几架日本飞机向我们俯冲而来的时候,我指挥三架重机枪同时对空扫射。当即击落一架,击伤一架!击落的飞机摔在地上引发爆炸,碎片溅落几里地!碎片中有飞机机身、携带的弹药、飞机燃油以及日本飞行员的尸体等等。

血战卢沟桥

77军野战医院尽是77军的家属,无论官职大小,一打起仗来,一律换上军服救护伤员。由于同吃、同睡、同呼吸,所以也同命运。多年同我们77军作战的日军都怕我们,甚至连我们77军野战医院的医生、护士都怕。卢沟桥事变之后,——你奶奶的!——啐!不是你日本兵死,就是我们活!

7月28日,日寇侵犯南苑。南苑是平原地带,29军没有坚固的防御工事,部队没有重型武器。战斗到最激烈时,侵华日军已经在飞机的掩护下打进东门,双方展开激烈的白刃战,将士们都亮出大刀和鬼子拼杀。29军的大片刀三尺长、七斤重,锋利得很!大片刀一人一把,连伙夫都有。

生死岔路一瞬间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宁夏猪婆疯医院那家好一页

血战卢沟桥

当年,在29军官兵的心目中,军训团就是77军的黄埔军校。军训团也是何基沣将军一直亲手抓的,是他的王牌,他的根基、嫡系。在《何基沣将军传》和何基沣的卫士温文忠的回忆录里记载道:“1940年10月,何基沣率部队奉命开拔到湖北南漳、当阳一带去接替汤恩伯的防地。何基沣命令过家芳537团主动出击,途经南漳县消家堰时忽然遭到日军袭击,9架轰炸机轮番向只有弹丸之地的消家堰轰炸近一个小时,过家芳团阵亡130多人,被炸烂的四肢,血肉模糊地挂在墙上、树上,炸死的骡马内脏摊在地上。”

采访手记:人类社会伴随着战争走到今天,但恐怕没有哪一次能像卢沟桥事变那样,如此长久而深刻地震撼着无数中国人的心灵。2007年7月7日,笔者在卢沟桥组织了全国范围内的29军老兵的最后一次集结。当时,笔者还公布了所能搜集到的差不多全国范围内的29军老兵资料。事后,笔者又写出报告文学《29军老兵在卢沟桥上的最后一次集结》。在这篇报告中,能调查到的29军老兵的姓名、年龄、军衔、历史、现住址、现在的经济状况、家庭状况、健康状况、基本心境等,全部记录在案了。笔者认为,王自治老人,应该是29军直接在卢沟桥事变中参战的最后一名老兵了。以后,即便是在神仙面前,这部浩瀚的抗战历史巨著,它最后活生生的一页,也永远合上了。

转战各地

后来才知道,那个岔路口,是我生死的一个岔路口。我们一行三人走下山后得知,一个日军小分队刚刚从北面岔路上山了。

我的左眼瞎了,还有手指、脚面上的伤疤,就是这仗留下的。

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我所在的部队由于被改编为何基沣领导的77军,始终没有和新四军发生任何冲突,实际成了共产党领导的武装。何基沣还多次拨出子弹、步枪送给在竹沟的新四军。我们出没于桐柏大洪山区,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一次我和两位抬担架的老乡执行任务,走到一个山脊时出现个岔路口。抬担架的老乡问:咱们走哪边呀。我说部队在南边,就走靠南的那条吧。又走了三里多路,南北两条岔路合一。

白天,我们打不过日军,日本有飞机,他们的大炮火力非常猛,还有坦克,鬼子也非常多。相对于日军来说,我们中国国民革命军的武器装备差多了,我们虽有马克沁重机枪,但威力相对于鬼子的大炮要差远了。

何基沣与张克侠领导的前线起义成功后,1948年11月9日清晨,当毛主席接到起义电报时,对周恩来说:“何基沣、张克侠率部起义,淮海战役多了一分胜利的把握!”

老伴儿

7月28日,日寇侵犯南苑。南苑是平原地带,29军没有坚固的防御工事,部队没有重型武器。战斗到最激烈时,侵华日军已经在飞机的掩护下打进东门,双方展开激烈的白刃战,将士们都亮出大刀和鬼子拼杀。29军的大片刀三尺长、七斤重,锋利得很!大片刀一人一把,连伙夫都有。

本文由www.4136.com发布于建筑建材,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后一名老兵口述:我亲历的卢沟桥事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