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个在美国上市的原研药物将出现

作者: 化工塑胶  发布:2020-04-29

聚贸资讯:国内创新药产业正在进入全新阶段。创新数量爆发且成为长期趋势,15~20个自主新药将在2018~2020年间以最低每年4~5个的速度密集获批。产业核心将从仿制药逐渐向创新药过渡,新涌现出的一批生物医药企业将目光放之海外,在产品布局上直接对标全球重磅创新品种,或称为某领域第一个原研新药。

www.4136.com 1

这其中,已经在美国进行Ⅲ期临床试验或正在筹划Ⅲ期临床试验的品种有5个:百济神州的BGB-3111、亿帆医药的贝格司亭、贝达药业的爱沙替尼、和记黄埔的沃利替尼、康弘药业的康柏西普。中国第一个在美国上市的原研药物即将出现,最终将花落谁家?

文 | 范江河

1

编辑 | 李壮

BGB-3111

百济神州旗下重磅产品泽布替尼,作为首款中国研发并于美国上市的抗肿瘤新药,已于今年11月获得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一项疗法的套细胞淋巴瘤患者。不过在12月16日百济公布的相关临床试验结果表明,泽布替尼与同类药物伊布替尼的头对头试验并未达到主要终点,因此宣告失败。

BGB-3111是百济神州开发的高选择性BTK抑制剂。

不过机构投资人及业内人士对该事件的严重性的判断仍有分歧,本期接受《红周刊》采访的东方马拉松资管合伙人王攀峰、小丰私募基金经理张小丰、知名博主@齐恒辉和@余则成同志分别给出了不同的解读。

BTK抑制剂市场空间巨大,2014年获FDA批准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的依鲁替尼是目前市场上唯一的BTK抑制剂,上市前9个月的全球销售额已经达到8.65亿美元,全球销售峰值预测超过80亿美元。而百济神州的BGB-3111的研发进展处于全球BTK抑制剂研发领先梯队。

《红周刊》:12月16日,百济神州宣布其淋巴瘤药物泽布替尼在与同类药物伊布替尼的头对头试验未达到主要终点,该消息也导致其当天股价收跌6.21%。您怎么看?

从竞争对手情况来看,临床试验结果显示,BGB-3111疗效优于依鲁替尼,但其最强劲的竞争对手是继依鲁替尼之后研发进展最快、临床数据同样霸道的ACP-196,2016年底,其在CLL适应症上已经处于Ⅲ期,能为耐受或不适合依鲁替尼的患者提供新的治疗选择。2015年12月,阿斯利康斥资40万美元收购生物制药公司Acerta已发行股本的55%,就是为了将后者核心产品ACP-196纳入麾下,根据外界预测,ACP-196有望做成best in class产品,年销售额峰值超过50亿美元。

王攀峰:百济神州在这项试验的设计上显得“过于自信”了。如果百济能够证明其泽布替尼在有效性、安全性上胜过同类产品,就有可能“后来居上”,甚至实现赢家通吃。但这样的头对头试验不仅成本更为高昂,还增加了试验失败的几率,无疑是一把“双刃剑”。

为了避开竞争对手锋芒,百济神州选择差异切入,即在适应症上避开ACP-196,且均选择在全球大型头对头临床试验中PK依鲁替尼及其他适应症现有领军产品。目前,ACP-196仅一项适应症获批,其他适应症都在开发中,BGB-3111开发中的适应症有3个。根据百济神州2016半年报,BGB-3111已经获得FDA3项孤儿药资格认定,2017年将展示组合用药临床试验进展。目前其全球Ⅲ期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国内Ⅱ期临床于2016年12月启动。

www.4136.com,而另一家在美国开展临床试验的国内药企康弘药业,其治疗黄斑变性的眼科药物康柏西普在临床试验的设计上,同样选择了与再生元的原研药阿柏西普的头对头试验,不过其临床终点为“非劣效”,即疗效不比原研药差。从两者药物结构上看,理论上康柏西普要优于阿柏西普,而康弘不仅是出于保守,还是出于控制成本的考虑。

从目前与依鲁替尼头对头试验的结果来看,BGB-3111明显优于前者,且大幅领先其他国产BTK抑制剂,如果Ⅲ期临床试验进展顺利,将成为better-in-class产品,且有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在美国上市的原研药物。

张小丰:一般而言,临床试验都会按部就班得经过I、II、III期三个阶段,但并不绝对。百济神州的泽布替尼就跳过了II期临床的阶段,但并非没有理由。首先泽布替尼是布鲁顿氏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该靶点的有效性及安全性已经得到了原研产品充分的证明。其次,百济神州开展了规模较大的I期临床试验,基本等同于II期临床试验,这也是出于压缩时间的考虑。

2

泽布替尼已于今年11月获得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一项疗法的套细胞淋巴瘤患者,成为第一个中国研发并在美获批的抗癌新药。在百济之前,艾伯维的伊布替尼与阿斯利康的阿卡替尼已经先期上市,这两家公司均拥有强大的美国本土市场销售能力。百济神州作为新入局者,若想打破这一局面,最佳的策略就是证明其产品拥有更优的疗效。

贝格司亭

@余则成同志:该试验未达到主要终点很可能是统计学上的原因,即样本量较小,患者存在个体差异,导致无法证明优效性,但也不排除两款产品的疗效几乎一致的可能性。

2016年,亿帆医药10亿元收购创新药研发公司DHY(健能隆)53.6%的股份,获得先进新药研发平台及一系列处于临床和临床前阶段的创新型大分子生物药,其中包括已在全球和中国进入Ⅲ期临床的创新药贝格司亭(F-627)。

《红周刊》:这样一来,百济神州泽布替尼在美国市场的销售是否会面临困境?

贝格司亭属于第三代长效G-CSF,与第一代和第二代相比,双分子结构使其有可能解决肿瘤病人化疗后发生重度嗜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的医学难题,具有成为最佳重组人G-CSF药物的潜力。

张小丰:从试验结果上看,泽布替尼与疗效略好于伊布替尼但未达到统计显著性,但这一事件仍会对伊布替尼的销售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一般而言,第一家和第二家上市的药企在新药市场上会占据垄断地位,如果第二家的上市时间延后了两年及以上,则很有可能被第一家完全甩开。据药渡网数据,伊布替尼2018年销售额达62.05亿美元,位列全球药品销售榜单的第11名。另外,百济近期与美国安进公司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中也不包括全球销售的部分。

2017年10月10日,FDA同意贝格司亭使用“特殊方案评估”(SPA)开展Ⅲ期临床试验。在SPA获得批准以后,新药研发单位按照FDA批准的临床方案进行研究的情况下,其新药上市申请成功的概率会显著增加。目前,贝格司亭已经开始了全球20多个国家、38个国际多中心临床Ⅲ期试验,按照美国生产申报流程,贝格司亭将于2018年年底或2019年第一季度获批上市。

王攀峰:会有一定的不利影响。百济作为后进入者,可能会采取相对较低的定价策略,此次试验的失败或许将打击泽布替尼未来在美国市场的定价,目前的价格为1.29万美元每月,与伊布替尼定价一致,且远超国内价格。当然也不排除百济与其他销售能力更强的药企合作的可能性。此外,BTK抑制剂在国内的竞争相对PD-1等产品更为温和,目前泽布替尼在国内的审批进度较为领先,或许可以享受一段国产药“独占期”。

贝格司亭直接对标安进的Neulasta,在保证质量与疗效与原研相同的前提下,在产品剂量、用药便利性及价格等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业界观点认为,作为创新型长效升白药,贝格司亭也在技术和质量上领先恒瑞的19K。Neulasta的全球销售额在46亿美元以上,全球G-CSF的市场规模大概为66亿美元,根据第三方机构预测,贝格司亭有望获得1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

@齐恒辉:影响或许没有想象中大。该临床试验对比的适应症为华氏巨球蛋白血症,该适应症的市场容量较小。一般而言,同一款药品会针对不同适应症分别开展多项临床试验。对于泽布替尼而言,其开展的一线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与苯达莫司汀 利妥昔单抗的头对头试验结果更为关键,预计2020年公布III期试验结果;另一项针对复发难治的CLL与伊布替尼的头对头试验,预计将于2020年初完成III期临床试验病人入组。CLL是BTK抑制剂最重要的市场,其地位可以类比非小细胞肺癌之于PD-1产品。

3

爱沙替尼

本文由www.4136.com发布于化工塑胶,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第一个在美国上市的原研药物将出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