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塑料瓶回收机亮相北京地铁

作者: 化工塑胶  发布:2020-01-25

一款新型的饮料瓶回收机12日入驻北京地铁十号线,市民投入最少20个饮料瓶,就能免费乘坐一次地铁。 12日,记者在北京十号线的芍药居站和劲松站内分别发现了两个罩着厚厚布帘的“大块头”,引来不少乘客好奇的目光。 “这是今天凌晨刚刚安放好的智能饮料瓶回收机,现在还处于调试阶段,预计下周就能投入使用。”北京盈创再生资源回收公司的工作人员说。 记者观察到,通过回收机正面的投递口,可以方便地将喝完的饮料瓶送入机器内,并获得一卡通充值。500毫升以上的饮料瓶可以获得1角的充值额,而500毫升以下的饮料瓶则相当于5分钱。 回收机与地铁内常见的自动取款机大小相仿,能够储存约400个塑料瓶。机器内部的自动识别装置会先行读取瓶身包装上的条码,确认塑料瓶可以回收后将瓶子压缩到原大小的三分之一。 据了解,回收的饮料瓶最终会回到盈创工厂,经过预洗、自动分类、金属检测和人工分拣等程序,制作成聚酯切片,之后被送往各大饮料工厂重新生成瓶子。 “从瓶到瓶,保证了废旧饮料瓶密闭化、专业化、无害清洁化处理。”盈创总经理常涛告诉记者。 循环经济专家、北京工业大学研究员程会强估计,中国每年塑料瓶的废弃量达到300多万吨,如果全部回收再利用,将减少1800多万吨的石油消耗,超过辽河油田一年的石油产量。 常涛表示,新型的回收机可以大大削减公司的原材料成本,每布设1000台回收机,可以节约10%左右的成本。 “由于造价相对于国外同类产品来说相对低廉,许多海外的客户也有合作的意愿。”常涛说,“未来公司的目标之一就是打入国外市场。”

在全市投放了5000多台回收机器,却收不到全市1%的塑料瓶。

亚洲单线产能最大的再生瓶级聚酯切片工厂——盈创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一年可以处理约22亿只饮料瓶,但是自2013年后已“停工”三年多。

“缺货”、缺垃圾、缺塑料瓶成为这条亚洲最大塑料瓶处理线常年被荒废的主要原因。

在顺义天竺空港工业区内,一个占地1.2万平米的大厂房里,聚集着上千台大小高低各不同的机器,如果把一个塑料瓶从第一台机器的大口子里丢进去,绕过上千台机器的运转,最后一台机器吐出来的将是上百颗切面精细、长得像大药片的再生聚酯颗粒,这些颗粒可以再次做成饮料瓶……这是目前亚洲单线产能最大的再生瓶级聚酯切片工厂,一年可处理约22亿只的饮料瓶,相当于上万名工人日夜无休地同时干活。

但是,这间“亚洲最大的”厂房,从2013年后就已不再开工,被搁置了三年多。

作为这条亚洲最牛生产线的创造者——盈创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常涛只能苦笑说,“虽然我们在这个行业没有对手,但是北京根本收不到充足的‘垃圾’货源”。

亚洲最大塑料瓶处理厂

常年缺“垃圾货源”

据常涛介绍,他们的产能是一年可以处理5万吨的塑料瓶,但平均每年仅能收到1-2吨的“货源”。换个更直观的数来看,“亚洲最大”厂房上千台的机器一年可处理22亿只废旧饮料瓶,但实际最高时仅处理了8亿多只。

“缺货”、缺垃圾、缺塑料瓶……这被说成是亚洲最大塑料瓶处理线常年被荒废的最大原因,但这与北京的垃圾量在上涨的数据非常矛盾。来自市发改委和市城市管理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北京的垃圾量在上涨,前两年北京垃圾日均处理量是1.8万吨,今年却到了2.17万吨,整体增加了两成。

那么,垃圾都去了哪?盈创公司为何长期收不到充足的垃圾“货源”?

5000多台回收机器

收不到全市1%塑料瓶

上周五,在大兴区西红门的永辉超市里,一台新入驻的智能回收机器,引起路人驻足围观。在这台机器的触摸屏上轻点一下“回收”,机器右上角的挡板便会自动开启,只要拿一个空饮料瓶放进去,微信就会立即收到0.05元的返利……

这台机器,已是盈创公司在北京投放的第5034台回收机。从2012年底开始,盈创公司就开始在全市的学校、医院、超市、地铁、景区、公园等众多公共场合,布局他们的智能饮料瓶回收机。

虽然回收机的数量规模已是全市第一,但是回收数据却让人讶异,5000多台智能回收机一年收回的塑料瓶总量是4000万只。这个数字,与北京一年废弃约60亿只左右的塑料瓶相比,才不到1%。

至于全市剩余的99%塑料瓶流向何处,是其他回收企业,还是环卫部门,答案都不是。参与北京“垃圾事业”30多年、市人大代表王维平,在今年上两会时,带去了一份垃圾回收的议案,和这一问题的答案。用他的话来说,一群规模可观、且已具备垃圾回收专业化“素养”的拾荒者——被坊间称为“丐帮”群体,掌握着北京绝大多数的可回收垃圾资源。

本文由www.4136.com发布于化工塑胶,转载请注明出处:智能塑料瓶回收机亮相北京地铁

关键词: